足彩任9|澳客足彩网
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官場之風流人生 > 第八百七十二章 殘酷真相

第八百七十二章 殘酷真相

新書推薦:謀情似海:江先生請放手人精要修仙最強富二代搜異錄之蒼穹傳四目天師馬路北面走九遍鎮魂風云錄這份喜歡有點甜超凡天賦萌妻難追:總裁爹地太難纏

    從俱樂部出來,蘇愷聞、譚晶晶夫妻倆的新居跟他們不在同一方向上,就開車先走了。

    謝芷不讓喝了酒的鴻奇開車,又將喝得醉醺醺的他哥拉進她的車里,讓他將車丟在停車場,也不要這么晚再把司機喊過來。

    開車拐上大街,兩個男人就在狹窄的車廂也是點起煙來抽,謝芷皺著鼻頭將車窗打開來。

    空氣里彌散著一種燒煤后的煙火氣,混和在晚風里吹進來,叫人感覺也不好受。謝芷看著車窗前的街燈,想起葉選峰在聽到田家庚曾向鐘立岷推薦熊文斌的事眼角輕輕抽搐的樣子,心里輕嘆,也聽著鴻奇跟他哥坐在車后座說話。

    “當初田家庚將熊文斌、吳海峰從東華調出去,會不會是早就跟沈淮有的默契?”謝成江將煙灰彈出車窗,沙啞的聲音在晚風吹蕩的車廂里尤顯沉悶,仿佛破了皮的舊鼓。

    “可能吧。”宋鴻奇輕應一聲,又看向車窗外的街燈拖曳出來的光尾。

    謝芷從后視鏡里看了鴻奇一眼,見他劍眉緊皺,心知:遮掩視野的迷霧散去,很多事情都露出本來的面目,只是有些事情的本來面目叫人難以接受罷了。

    田家庚與沈淮之間的默契,可能比田家庚將熊文斌、吳海峰調出東華還要更早些,甚至可能比省國投參股新浦煉化,梅鋼與淮煤合作推動新浦煤炭交易中心成立還要早。

    細想下來,沈淮在霞浦推動新浦港的建設,提出并推動宋系在淮北海主導淮煤東出概念,與田家庚在省里提出沿渚江、沿淮海灣大框架發展淮海經濟,兩者之間不就是極契合的節拍嗎?

    甚至更早在沈淮與譚啟平矛盾激化之際,田家庚就對沈淮有所欣賞,僅管當時看起來就像是省里在新浦鋼鐵與譚啟平之間被迫的選擇了前者。

    這么想來,一切才能解釋得更合理。

    梅鋼三年前借徐城煉油廠的殼重組上市、推動渚南煉化、新浦煉化項目上馬,也應該是田家庚都巧妙、又不叫人覺察的進行了推動。

    誰能想到,應該是宋系大敵的田家庚,這些年卻是梅鋼系最堅定的支持者。這樣的真相,真是叫人苦澀啊。謝芷都不知道鴻奇他爸知道這事后,會有什么感受。

    “不知道是世界變化快,還是我看不明白,”謝成江郁悶的將抽進嘴的煙吐出來,費解的問道,“就說沈淮這種后腦勺長反骨、到處得罪人的家伙,怎么就會有這么多的人跳出來幫他?”

    在謝芷的心里,她哥一直都成熟穩重,這時候見他也說這種話,那真是給今晚的消息打蒙了,她見鴻奇沒有吭聲,心想他大概也有同樣的想法吧?

    想到這里,謝芷心里輕輕一嘆,打著方向盤,將車拐進家前的林蔭小道,停在院門前,不想這么晚驚動保姆出來開門,她下車來去開院門。

    這時候才看到姑夫(四叔)宋炳生跟小姑謝佳惠還有謝棠在她家,正由她爸媽陪著從客廳里走出來,看樣子是正打算要回去。

    謝芷走過去,招呼道:“小姑跟謝棠晚上過來,怎么都沒有跟我說一聲?”

    “我們晚上也是出去吃飯,回來的路上,看到你爸,就過來坐坐,還以為你們能早點回來呢。”謝佳惠說道。

    “鴻義硬拉著我們去喝歌來著,我早就想回來睡覺了。”謝芷說道。

    謝成江、宋鴻奇這時候也將車子丟在院門口,走過來打招呼。謝成江把鐘立岷將推薦熊文斌擔任徐城常務副市長的事,說給姑夫宋炳生及他爸謝海誠知道。

    宋炳生繃緊著臉,輕哼了一聲,說道:“這不過叫那小子越發不可一世。”

    謝芷見四叔宋炳生聽到這消息竟然這么說,心想他對沈淮的偏見,大概這輩子都不可能回頭了,又見謝棠站在后面吐了吐舌頭,她想笑但看到她爸繃緊的臉有苦澀的樣子就又笑不出來了。

    宋炳生本打算與妻女坐車離開,但叫這事一岔,又折回客廳坐下來。

    謝海誠問鴻奇:“鴻奇,這事你有沒有跟你爸打電話說一下?”

    宋鴻奇說道:“還沒,已經這么晚了,我明天再打電話。”

    謝海誠點點頭,事情都這樣子,早一天、遲一天再說這事,意義不是很大,又何苦這時候打電話過去,叫宋喬生一宵都睡不著。

    他跟宋炳生說道:“沈淮這些年做出這些成績,我們倒不是見得他的好,只是他過于偏執的性格,叫別人很難跟他合作。這樣,道路只會越走越窄。鐘立岷想利用他、利用梅鋼在淮海抓緊權,樹立他作為省委書記的權威,這個不難理解,沈淮大概也會很享受得到省委書記提攜的感覺。這個暫時說來還不是特別有害,鐘立岷還有兩三年就要到站退休了,單是鐘立岷想利用梅鋼,也就兩三年的時間,沈淮跟梅鋼的道路不至于走得太偏,叫人想不到是田家庚都離開淮海了,還對淮海陰魂不散,這個才是真正的麻煩啊。”

    “這小子要有些大局意識,事情也就不會鬧成這樣了,”宋炳生忿恨的說道,“我們宋家跟田家庚是什么關系,他又不是不清楚,鴻奇他爸好好的省委書記就是給田家庚攪黃掉的。這小子可好,寧可叫人賣了幫著數錢,也硬是將胳膊肘往外拐,那真是沒救了。宋家怎么就養了這么個白眼狼!”

    聽了她爸跟四叔的談話,謝芷心里像是給什么東西堵在那里,借口胸口有些悶,就先回房間休息。

    謝芷剛到房間打開窗戶透一口氣,謝棠就從后面推門走進來,鬼笑了一下,問道:“我爸的話,你不愛聽吧?”

    謝芷一笑,實在有些不知道怎么回答謝棠這個問題。

    她爸的話,明明是擺著坑讓四叔往里跳,四叔卻帶著無法逆轉的偏見,一頭往坑里跳都不帶回頭的,叫她很是無語,心里想,大概也是聽到田家庚在背后支持沈淮這事,叫他們太震驚了吧?叫他們更難以接受吧?

    謝芷心里輕嘆,鐘立岷年齡即將到線,淮海是他的最后一站,這點幾乎是確定無疑的,沈淮要是得鐘立岷的支持,算不上什么特別叫人震驚的事情,但是田家庚就不同了。

    田家庚的政治生涯往少說還能干十年,往多里說,還能干十三四年,他此時就已經就換地干第二任省委書記,雖然去年沒能進政治局,但到下屆進政治局幾乎是板上釘釘的事情。田家庚下屆甚至都有可能進國務院擔任副總理,成為計經系站在臺面上最核心的人物之一。

    雖然他沒有公開表態,但有些話從鐘立岷口里說出來,意義一樣,田家庚支持梅鋼,比鐘立岷支持的分量確是要更重一些。

    大家剛聽到說鐘立岷推薦熊文斌擔任徐城常務副市長之時,還覺得趙秋華有可能會跟徐沛聯合起來抵觸,但聽到田家庚也有參與這事,什么念頭都散了:淮海省前后兩任省委書記,幾乎都公開站出來支持梅鋼,他們還能折騰啥啊?

    趙秋華、徐沛、戴樂生、蘇唯君等省常委大佬,還要選擇立場的余地嗎?

    然而更叫這邊難以接受的,田家庚是鴻奇他爸的大對頭,無論是田家庚支持梅鋼,還是沈淮選擇跟田家庚合作,都會叫這邊面臨難堪的局面。

    這種種糾葛,謝芷也無意說給謝棠聽,知道她身體弱,這時候晚風吹來有些涼,就將窗戶關上,說道:“去唱歌,滿屋子人抽煙,我憋了好幾個小時,是有些不舒服了。”

    謝棠做了鬼臉,挨近過來,神秘兮兮的說道:“前兩天我們回燕京,我爸給老爺子拉過去教訓,我躲到隔壁偷聽,老爺子很不客氣的說我爸那水平,當個副縣長都夠嗆,要他在淮海安分些,又說些讓他不要再找沈淮麻煩之類的話,我爸他這兩天的脾氣就特別大;男人也有更年期的,你懂的。”謝棠很不客氣的,將她繼父宋炳生被老爺子私下拉過去教訓的事賣了干凈。

    謝芷聽了也是震驚,沒顧得上回應謝棠后面的俏皮話。

    老爺子這些年來很少表態什么,雖然這些話是將四叔拉到燕京私下教訓的,但也能看得出老爺子對他們這邊已經是相當不滿了,只是有時候不得不裝聾裝啞罷了。

    現在她四叔的意見已不再重要,關鍵還是看葉選峰跟沈淮談話會有怎樣的結果;談到什么程度,也代表他們暫時會和解到什么程度。

    這時候謝棠又走過去,將房間打開一條縫,這樣就能聽到樓下客廳里的談話。謝芷坐在地板上,背靠著床沿,聽著她爸、她哥、鴻奇以及四叔還坐在那里抱怨、責怪沈淮這些年忘恩負義,折騰譚啟平后,又把宋家折騰得夠嗆,搞這邊散了人心。

    “我哥還真是遭人恨呢?”謝棠悄聲問謝芷,“他到底做了什么傷天害理的事情,難道比他在國外還混蛋?”

    “他倒沒有變得更混蛋,他回國內還算做得不錯,就是為人太蠻橫了一些。”謝芷苦澀一笑,要說偏見,她至今對沈淮猶談不上有什么好感,但她總不至于跟四叔、宋鴻義、劉建國他們一樣,連面對現實的勇氣都沒有,他們要沒有一點拿得起放得起的擔當,最終就會跟譚啟平被趕出東華一樣,他們極有可能會叫沈淮從淮海趕出去。

本文網址:http://www.rjmpf.icu/book/136/126820.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m.biquw.com/book/136/126820.html 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熱門小說:官運官場之風流人生邪王追妻:廢材逆天小姐超級強者官門天命凰謀奶爸戲精全能閑人九陽神王花都絕品狂醫

足彩任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