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彩任9|澳客足彩网
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官場之風流人生 > 第六百六十八章 沒有例外

第六百六十八章 沒有例外

新書推薦:我真的不想敗家呀腹黑總裁輕點疼假如記憶里沒有你風云秦門之古武地球回到過去變鸚鵡混市總裁大人伽藍何處重生校園:帶著系統去搞事弱小王子對霸氣公主都市超級高手

    秦丙奎昨天坐沈淮的車離開后,孫興同知道肯定會發生什么事情,但什么消息都傳不到他的耳朵里來,叫他一宿在床上跟貼烙餅似的,翻來覆去都沒有睡著。

    等到清晨,都不見秦丙奎那邊有什么回應過來,孫興同忍不住打電話到秦家,一個小時前后拔了七八通電話,都沒有人接。

    孫興同不知道秦丙奎的妻子一早也給縣里派車送到醫院里照顧秦丙奎去。

    孫興同打電話聯系徐福林、徐建中父子倆,徐福林的妻子倒是在家接到他的電話,但她不知道昨天半夜兒子徐建中趕過來拉著徐福林去哪里了,徐建中還把手機落在家里忘了拿,壓根就聯系不上。

    孫興同心慌意亂,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情,要是徐福林、秦丙奎扛不住壓力,把他給交待出去,他也清楚后果會有多嚴重。他在四安老家坐不住,胡亂扒拉了兩口粥,就開著鄉里的老吉普趕往城關鎮。

    到了城關鎮,孫興同也不敢去縣里打探消息,就跟溺水的人一樣,沒有絕望之前,絕不敢放過抓住最后一根稻草的機會。

    孫興同老家在四安鎮,父母兄弟姊妹都在四安,他自己早就“進了城”,縣里給分配的公房也換了好幾套,現在一家三口住一套三室兩廳的大套房,只是他平時在鄉里工作,難得回來一趟。

    孫興同將車停到樓下,下樓進屋看到讀高中的兒子在屋里看電視,才想起今天是周日,沒看到妻子孫美的身影——這些年他跟在縣婦聯工作的妻子孫美關系疏淡,這時候心里焦躁,也無意問兒子妻子大禮拜天的跑哪里去了。

    到書房打了幾個電話,秦丙奎那邊始終聯系不上,徐福林家里的電話也沒有人接,眼看著干坐著也不是一回事,孫興同怕開老吉普車顯眼,推著自行車就往徐福林家趕去。

    孫興同家跟徐福林家,就隔兩條巷子。

    孫興同住的是政府分配的公房,徐福林則在前些年買下一塊宅地,建起三樓三底的一棟小樓,樓面貼掛高檔石材裝飾,鐵柵院墻,院子里種滿著花草樹木,此時葉茂蔭深,角落里還有一座小魚池,豎了幾方奇石,布置得就跟市里的別墅似的,在左右民房的襯托下,顯得額外的鶴立雞群。

    等不及孫興同去欣賞徐家宅院的奢華,就聽見小樓前傳來喧嘩聲,他推車走到前面,就見徐福林、徐建中父子就在大門口給一伙五大三粗的人截住,正給揪住脖子吵吵嚷嚷的往院子里推。

    孫興同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情,不敢往前湊,推著自行車站在院墻外,看著徐福林臉憋得通紅,給揪住脖子推著往后退,沒注意到后面的臺階,腳后跟磕臺階,一屁股坐|臺階棱子上,半晌沒能坐起來,而這伙人顯然不管他摔著沒有,揪住他就往屋里拖。

    “徐家看著光鮮,副縣長都給撤了職,還撈什么公司開,還以為錢有那么好撈,這不為了撐攤子欠了一屁股債,讓討債的討上門了?”

    “要不要進去勸,不要真叫人給打了?”

    “勸個毛,活該徐狗子受這活罪,之前左鄰右舍有哪個人叫徐狗子看眼底里的,請他家幫個忙,可曾想著是左鄰右舍少伸手撈兩毛錢?你們愛去勸不勸,老子就圖看個熱鬧……”

    聽著圍觀的左鄰右舍議論,孫興同才知道徐福林、徐建中父子剛從外面回來就給這伙討債的給堵在大門口,他傻怔怔的站在院墻外,不知所措。

    他當然知道眼前徐家遭遇的上門討債事件,與昨天秦丙奎跟沈淮去市里,絕對不是孤立的兩樁事——別人不清楚是怎么回事,孫興同倒是比這些左鄰右舍知道更多,也是徐福林、徐建中為了安他的心,不可能事事都瞞著他,不露一點暗示去安他的心。

    徐家在徐記酒樓給強拆后,多年來撈下的家底就差不多空了。而徐福林給開除公職之后,徐建中在西城區承包土方,反倒干得風生水起,甚至連入手工程機械的款子都是西城區那邊的人主動借給徐建中的——這背后意味著什么,孫興同也能想明白。

    要是連這個暗示都沒有,孫興同也沒有膽量跟著徐福林兩眼一抹黑就去蠻干。

    現在這伙人沖上門來討債,這又是怎么回事?

    孫興同正驚疑不定時,小樓里傳來砰里啪啦砸東西的動靜,他探頭看里看,“砰”一只電視機從二樓砸過玻璃窗,落在院子前的水泥地上,塑料碎片跟電子零件散了一地,接著又有桌椅等物往從二樓砸下來……

    孫興同一顆心仿佛浸在冷泉里,從頭寒到腳:這些年他在官場混跡多年,也知道一些道理,這事他們要是干成了,才有利用價值,要是干不成,就是扔給誰都嫌臭的臭狗屎一堆。

    秦丙奎不知所蹤,徐家又是這般情形,孫興同即使還想抓根稻草,心里也明白大勢已去……

    看著院子里的情形,孫興同也知道這時候沒辦法跟徐福林、徐建中父子說上話,推著自行車往回走,出巷口就差點給一輛卡車刮到,在刺耳的剎車聲里嚇了一身冷汗,也顧不上司機破口罵娘,落荒而逃,回到家失魂落魄的坐在床頭,一時不知為計……

    *********************

    市常委會議到中午才結束,會上市常委十一名成員都無一例外的,都投贊同票通過“市區縣相關部門及金融單位協助推動新浦煉化項目籌備工作”的決議。

    沈淮接到熊文斌的電話時,趕著宋彤到縣里來找他,便帶她一起到縣政府大樓后面的食堂里用餐。

    陶繼興、耿波拿著鋁快餐盤在前面排隊等著打菜,招呼沈淮、宋彤過去。

    “小宋幾時到霞浦的?”陶繼興笑瞇瞇的問道。

    “剛到沒一會兒,正打算下午去跟陶書記您打招呼呢,沒想到這里遇上了您跟耿秘書長了,”宋彤跟著沈淮拿著快餐盤,插到隊伍的中間,跟陶繼興、耿波打招呼,“縣里食堂搞得真不錯,我打小也是吃大鍋菜長大,能比這邊大鍋菜更好的,也沒吃到過幾家;我都吃上癮了,酒店里的飯菜都沒有這邊香……”

    “沒有幾家,那也是有幾家,說明我們縣的食堂還有進步的余地啊。”陶繼興開玩笑說道,知道宋彤打小吃的食堂大鍋菜,那也是部委以上級別的食堂大鍋菜,掌勺的說不定還是個國家級廚師,水平自然不是縣里食堂能比的。

    不過說到縣政府食堂水準大幅度提高,陶繼興、耿波也認可,也知道這是沈淮在縣政府辦下面成立后勤管理中心,撤掉食堂小灶之后,整體提升上來的。

    說管理水平其實也很虛。

    食堂撤掉小灶,縣領導要是飯時留在縣里隨便解決用餐問題,都要跟普通工作人員一起吃大灶,就逼得后勤管理中心這邊不得不努力提高大鍋飯菜的制作水準,還得隔三岔五的變化菜式,食堂內外也遠較以往干凈整潔、食堂工作人員的素質也說上來就上來了。

    起初縣領導一級還有很多人不大習慣,但也沒有特別大的抵觸。

    之前即使食堂里有小灶,有小廳,縣領導也很少在食堂吃飯:畢竟一個人坐小廳吃小灶不現實,給別人看在眼里也不好看;跟關系不對頭的人湊到一起坐小廳里吃小灶,也別扭,久而久之大家索性都不愛在食堂吃飯。

    食堂改制之后,大家都跟著吃大灶,飯菜水準并沒有降多少,反而沒有之前種種的顧忌跟別扭,吃飯走兩步路就到,也更方便。

    陶繼興、顧金章、耿波、趙天明他們,要沒有什么宴請或其他事情需要參加,都喜歡到食堂來吃飯,隨便閑扯幾句,整個班子之間也比之前少了多少之前陰沉、壓抑的氣氛。

    雖然縣里大幅提高用餐人員的伙食補助,但由于縣領導一級的伙食開支減少,整體開支并沒有提高多少;基層干部對此最是擁護,畢竟對普通基層干部及工作人員來說,得到的實惠是實在的。

    沈淮他們打下飯菜,在臨窗邊的座位上坐下來;沈淮把上午市常委會議的一些內容說給陶繼興跟耿波知道。

    “新浦煉化這下子具備了成立項目籌備組的條件,小宋以后就要長留在霞浦工作了吧?”陶繼興問道。

    “還要看陶書記您歡不歡迎我了。”宋彤笑著說道。

    “怎么不歡迎?”陶繼興哈哈哈大笑。

    新浦煉化項目年前就以可行性課題研究的名目展開籌備工作,最初五百萬的課題經費都是由宋鴻軍從鴻基那邊支出,宋彤就給派遣到課題負責財務及聯絡協調工作。

    課題研究工作開展之后,除了項目選址青沙村島的實地測量以及實驗室研究之外,煉化線的勘測設計、材料報審工作以及中高級管理及技術人員的聚集,都在同步的推進,整個聯絡協調工作量大且復雜。

    宋彤隔三岔五的就往新浦這邊跑,與陶繼興、顧金章、耿波、趙天明、戴泉等霞浦縣官員俱已熟絡。

    宋彤在國內讀了本科之后,還去香港讀了碩士,正式參加工作也就兩年時間不到。

    她身上有著跟其他高|干子弟一樣的缺點,對基層工作以及具體的專業不熟悉,但也有著普通人所不及的優點,交際協調能力極強,視野要遠比普通人開闊。

    在小姑宋文慧及小姑父唐建民的影響下,宋彤的工作態度也相當勤勉,學習吸收能力強,對國內的工業發展感興趣——沈淮跟小姑商量過,就希望把宋彤直接吸收進新浦煉化項目籌備組,以后就留在東華工作,也方便她跟周知白持續交往、組建家庭。

本文網址:http://www.rjmpf.icu/book/136/126605.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m.biquw.com/book/136/126605.html 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熱門小說:官運官場之風流人生邪王追妻:廢材逆天小姐超級強者官門天命凰謀奶爸戲精全能閑人九陽神王花都絕品狂醫

足彩任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