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彩任9|澳客足彩网
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官場之風流人生 > 第五百二十四章 包廂之內

第五百二十四章 包廂之內

新書推薦:不死教授重啟人生危稽四伏殊愛正道屠龍山花爛漫時美利堅科技娛樂人生重生之第一名伶賀少獵愛小嬌妻投籃十萬次

    沈淮從三樓包廂掀開窗簾看下去,赫然看到戚靖瑤跟寇萱她媽站在一起,就堵在院子門口,暗道難怪能叫陳寶齊直接給市局打指令。

    沈淮壓根就不相信戚靖瑤會有什么正義感,心想她應該知道萬紫千紅的背景,還如此強硬的通過陳寶齊讓市局出警,大概也是想東施效顰,來一次虎口拔牙吧?

    沈淮放下窗簾,轉回頭看著忐忑不安的楊麗麗,問她:“這店里存不存在什么嚴重問題?”

    “假酒算不算?”楊麗麗膽怯的問道,“但也不是假得厲害;會不會有問題?”她知道人家既然報警,前后肯定會派人盯著門,她也沒可能悄悄將店里的假酒運出去,也沒有足夠時間銷毀。

    市委書記陳寶齊親自通知市局出警,叫她想起英皇國際覆滅的那一幕,就連找的借口都沒有什么區別。

    就算大家都心知肚明寇萱她媽是誣告,但人家就是誣告又怎樣?

    人家能請動市委書記直接給市局下指令,就算到她店里查不到什么大問題,查出些小問題也夠她吃一壺的。要是沈淮不替她把這些事扛下來,她的小肩膀可扛不住。

    沈淮沒好氣的瞪楊麗麗一眼,就知道這娘們心思要比普通人活絡,不可能真就一點規矩都不逾越的經營夜場。

    “你要是敢給我喝假酒,你的問題就嚴重了;至于其他,關我毛事?”沈淮撇撇嘴,又問道,“那店里還有沒有其他的交易?”

    “有些女孩子除了坐、臺外,是還額外收費的,但她們都是出去交易,店里不會管,也從來都不允許她們在店里交易,”楊麗麗說道,“偶爾也有客人在包廂里吃搖頭|丸之類的東西,但只要發現,我們都會勸離。現在也不確定外面的客人身上就一定沒有這些東西,但我跟你保證,店里沒有參與這些交易……”

    這時候警笛聲隱隱約約的傳來,沈淮坐回沙發,看向站在一旁不吭聲的寇萱,問道:“我說啊,怎么惹上你,事情就特別多呢?”

    寇萱噘著粉嘟嘟的嘴唇,說道:“我也不想的,是她前天突然跑過來要母女相認;我也不知道有什么好母女相認的。”

    孫亞琳透過窗簾的縫隙,看著外面的情形片刻,回頭朝寇萱笑道:“你媽這些年在外面可真是發達了呢,結交可不是什么小人物。對了,你媽叫什么名字?”

    “她以前在家叫陳香香,不過這兩天聽她身邊人喊余姐、余姐的,可能改過名字……”寇萱說道。

    “姓余,”孫亞琳沉吟許久,都沒有從記憶里翻出一個姓余的女人來,跟沈淮說道,“可能來頭跟戚的一樣,背后的人來頭不小。不過姓戚的應該不知道你就是那個脅迫少女賣|淫的嫖\客,不然不可能跟著寇萱她媽一腳朝你這塊鐵板踢過來。”

    沈淮拿起酒杯,作勢要朝孫亞琳砸過去,氣急敗壞的罵道:“嫖、嫖,嫖你個頭。坐了一天的飛機、汽車,渾身酸痛還沒有緩一緩,你非要拉我過來喝酒,便宜半點沒有占到,倒惹了一身騷,”見楊麗麗站在一旁抿嘴偷笑,說道,“你再笑,我就不管你這攤破事了……”

    “我也不知道你正好撞進來,我也不想麻煩你啊;要不我幫你按按肩?”寇萱怯生生的說道,偷眼看沈淮。

    “你討好他做什么,”孫亞琳說道,“你都成年了,他就是不替你出頭,你媽還能把你抓走?討好他,還不如來給我捏捏肩,這些天,我不比他輕松。”

    沈淮將寇萱拉住,讓她幫自己捏肩,有這便宜也不能讓孫亞琳占了,不過心想孫亞琳的話也對。

    戚靖瑤雖然有針對他、整萬紫千紅的意思在,但寇萱她媽若是普通人,戚靖瑤也不可能說這時候會走出車子,一起陪著守在外面。

    寇萱她媽十年前拋夫棄女去了南方,對這么漂亮又不甘心清貧、似乎又頗有心計的一個女人,十年時間,要么在風塵里沉淪,要么發生點人生轉折,傍上什么大人物,都不是什么難以想象的事情。

    戚靖瑤是胡林在外面養的外室,沈淮得到的信息,胡林雖然寵她,但也沒有帶她登堂入室的意思,心想戚靖瑤密切接觸的女人,確實很有可能跟她身份一樣,是哪個大人物在外面養的外室也說不定。

    **************

    這時候,周裕的電話打進來:“市電視臺那邊突然接到戚靖瑤的指令,說市局今晚將出警定點搗毀一處犯罪窩點,要求市電視臺派采訪車到現場采訪。現在電視臺的采訪車,已經停到萬紫千紅的門外,到底是什么回事?”

    周裕的語氣很急,顯然也是臨時接到通知,摸不清情況,有些措手不及。

    “沒什么事情,是想有人倒打一耙,”沈淮語氣平靜的說道,“我現在人就在萬紫千紅,闞文濤出警前,已經打電話通知我了。”

    “哦,這樣啊,”周裕聽到沈淮在現場,倒是松了一口氣,說道,“那我就不過去了;我打電話給知白吧……”

    沈淮真想讓周裕過來,不然他今晚找誰泄火去?只是孫亞琳、楊麗麗、寇萱三女在旁邊虎視眈眈的看著他,他只能不動聲色的先掛了電話。

    “誰的電話?”孫亞琳問道。

    “哦,周部長的電話,”沈淮說道,“姓戚的還是心狠手辣啊,不僅報了警,還通知市電視臺那人派輛采訪車過來了,估計堵在大門口。不過市電視臺歸周裕分管,采訪車到現場后大概是看到情形有些不對勁,就打電話通知她了,”說到這里,沈淮又抱怨道,“不過也奇怪,怎么動不動就打電話給我啊,難道萬紫千紅出了任何事情,都要我來兜著嗎?”

    “你這么說,周裕直接打電話給你,就不奇怪了嗎?”孫亞琳橫了沈淮一眼,滿心狐疑。

    只是她雖然懷疑沈淮跟周裕關系不清白,但在場的只有楊麗麗心里清楚,沈淮跟周裕確實關系不清白。

    這時候兩部警車直接從大廈大門駛進院子里來,堵住后門。

    警車突然出現,叫外面大廳里起了一陣喧嘩,雞飛狗跳,起了一陣慌亂。好些尋歡作樂的人不知道發生了什么,心虛、驚慌也就在所難免。

    不能叫陳寶齊意識到闞文濤已經提前跟這邊通風報信——直到這時候,楊麗麗才能出去控制場面。

    沈淮與孫亞琳站在窗前,看著樓下的慌亂;寇萱也擠過來看熱鬧,柔軟的身子拱在沈淮的懷里。

    想必是臨街的大門已經給控制住,就看著闞文斌與戚靖瑤以及寇萱她媽在數名警察的簇擁下,往后院里走來,接著就看見楊麗麗從后門走出去跟他們交涉。

    片刻之后,楊麗麗就直接領著闞文濤、戚靖瑤以及寇萱她媽走進包廂里來。

    沈淮打了個哈欠,手托著下巴,瞇起眼睛盯著戚靖瑤的臉,問道:“戚部長,你興師動眾的,又是警察又是采訪記者的,上百號人,是想把這里當匪窩清剿了啊?”

    推開包廂門,看到沈淮坐在沙發的那一刻,戚靖瑤的眼睛就傻在那里,知道壞事了。

    她壓根沒想到余薇所說的脅迫少女賣|淫的對象會是沈淮——任戚靖瑤狡猾如狐,一時間也智窮計拙,不知道怎么應對。

    不要說看沈淮現在鎮靜的樣子,很可能把事情已經收拾了干凈,就算她帶著市局的警察,將沈淮抓了一個現行,又能如何?

    就算借此事將沈淮從東華趕走,又能如何?

    讓新浦鋼廠項目從此流產,讓東華陷入一團混亂,就是各方面希望看到的場面?

    田家庚或許會因此有所措手不及,但趙秋華就一定能從中得利?

    特別市局出警的指令,是市委書記陳寶齊親自打電話發出的。

    省委書記田家庚焉能不懷疑這是一起針對沈淮、針對新浦鋼廠項目,進而針對他田家庚的一出陰謀?

    要知道,田家庚的淮海大格局發展計劃,新浦鋼廠及新浦港開發,是最重要的一環。新浦鋼廠黃了,田家庚的淮海大格局發展,就無從談起。為了新浦鋼廠項目能在東華、能在淮海落地生根,田家庚可是不惜將譚啟平調走。

    要是正因為這件事,導致東華的局面陷入混亂,田家庚雖然表面上不能說什么,但倘若宋系以雷霆手段報復陳寶齊,田家庚焉會不添柴加把火?

    而省里,除趙系之外,其他所有人只怕都會袖手旁觀吧?而在這事里利益受損的人,對陳寶齊的報復、落井下石,焉會手軟?

    其他的事不說,要是因此事將沈淮整倒,至少陳寶齊會給拖進去陪葬——而東華的局面反反復復穩定不下來,田家庚受影響的同時,趙秋華也難獨善其身。

    戚靖瑤一時間也是手足無措,她再任性,也要考慮這些后果她能不能擔下來;胡林再由著她任性,也不可能希望她把局面搞得一團糟,不受控制。

    見戚靖瑤抿嘴繃著俏臉不言語,沈淮問闞文濤:“闞局長,市局這么大仗勢,是這邊發生了什么大案子嗎?”

    “這位是香港寶和集團的代表余薇小姐,是余小姐跟陳書記反映萬紫千紅正發生脅迫少|女賣、淫、事件,陳書記知道消息后,就打電話通知市局出警過來了解情況……”闞文濤公事公辦的說道。

    “原來這樣啊,”沈淮盯著余薇詫異莫名的臉蛋有幾秒鐘,俄而又裝傻的問道,“余總把闞局長跟戚部長拉到我這里來,不會是要指證我在脅|迫少婦賣|淫吧?”

本文網址:http://www.rjmpf.icu/book/136/126460.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m.biquw.com/book/136/126460.html 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熱門小說:官運官場之風流人生邪王追妻:廢材逆天小姐超級強者官門天命凰謀奶爸戲精全能閑人九陽神王花都絕品狂醫

足彩任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