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彩任9|澳客足彩网
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官場之風流人生 > 第四百六十三章 那一場煙火表演

第四百六十三章 那一場煙火表演

新書推薦:不死教授我就是富豪危稽四伏被電了以后天陰眼都市邪醫總裁的霸道專制:寵你上癮我的愛情要精彩殊愛賀少獵愛小嬌妻

    面對孫亞琳戲謔式的挑逗,沈淮狼狽不堪,招架不得,只得丟盔棄甲,把孫亞琳趕出房間。

    沈淮收拾收拾,剛放水打算洗澡睡覺時,窗外有一束煙花竄上天空綻放。

    由于離得遠,只看得見璀璨的花火,而聽不出煙花發射時的響聲。

    沈淮沒有想過在異域他鄉,還能在能除夕夜看到放煙花,看著煙花一束束的升空,也有欣喜之感。

    房間窗戶的角落有些偏,看不清唐人街零點煙花盛會的全貌,沈淮拿上房卡,走到賓館過道的西頭,借著過道里的側窗,觀賞著異國化鄉的這場煙火表演。

    孫亞琳的房間在過道另一頭,在她房間看不到煙花,沈淮正要去喊她一起出來看煙花,看到成怡從房間里探出頭來。

    她似乎對到過道里看煙花有些猶豫,看到沈淮已經坐到窗臺上,笑了笑,說道:“我還以為就我一個人嫌在房間里看煙花不方便呢。”

    “你們還沒有睡?”沈淮問道。

    “文麗睡熟了”成怡悄悄的掩上門,走到沈淮身邊來,凝眸看著窗外不斷升空綻放的絢麗煙花。

    沈淮不知道成怡在想什么沒有睡下,見她穿得單薄,站在過道里有些瑟瑟發抖,說道:“過道里冷,怎么不多穿件衣服?”

    “”成怡不好意思的說道,“剛關上門,才發現沒有把房卡拿出來,是不是覺得我有些笨?”

    看著成怡嬌美臉蛋上帶著的俏皮笑容,沈淮也情不自禁的笑了起來,說道:“是有點笨。”回屋拿了件外套,給成怡披上,免得在過道里著了涼。

    窗外的煙花時明是滅,璀璨時,幾乎要將整個夜空點燃,熄滅時,沈淮的臉則清晰的倒映在玻璃窗上——成怡也是時而看遠處的煙花,時而看沈淮倒映在玻璃窗上的臉,不知道為什么,新年夜的煙花未能叫他的眉頭舒展,不知道有什么事情,叫他看上去心思沉重的樣子。

    雖然之前聽過不少關于他放浪形骸的往事,可以說是留下相當不好的印象,但真正放下心里的芥蒂去接觸,又會發現這些傳聞所帶來的印象是支離破碎的。

    成怡這時候才發現,她對沈淮其實是一無所知的。

    “文麗跟劉福龍已經分手了,”成怡不知道要跟沈淮聊什么,心想沈淮對劉福龍印象應該不會好,擔心他對郁文麗也有成見,便借這個機會解釋一下,“劉福龍這個人,脾氣有些暴躁,不過郁文麗之前也是因為家里的關系,不得不跟劉福龍交往,為這段關系其實一直都很痛苦。我倒是支持她跟劉福龍分手的”

    說到這里,成怡突然又覺得這么說很不合適,她跟沈淮保持當下的關系,又何嘗不是因為家庭的壓力?好像把自己說得很委屈似的。

    成怡又忙解釋道:“倒不是其他的,實在是我一個人在英國,也挺孤單的;文麗跟劉福龍分手,我倒是有個伴。”

    沈淮笑了笑,說道:“我有一段時間,也曾想過獨自一人到海外留學一到兩年,”見成怡眼睛里有疑惑,解釋道,“我是說我現在有的想法。大概也是給錯宗復雜的事務纏得連轉身都困難時,就希望能像你們一樣,過上簡單的生活。當然了,我以前剛到法國時,語言不通,卻又覺得這樣的生活索然無趣,枯燥得叫人抓狂,只得整天胡作非為。想想,我真是要比你差很多。”

    成怡問道:“對了,你當年到底做過那些壞事?”

    “這個只能拿罄竹難書來形容了,我自己也不忍去想那些不堪的記憶。也幸虧你是在英國留學,沒有到法國留學,不然你現在肯定不肯跟我單獨站在這過道里看煙花。”沈淮說道。

    成怡抬頭看沈淮,見他正低頭看著自己,眼神相觸,她笑了笑,又轉頭看向玻璃窗外,心想,以前的事雖然都是真實的,而眼前的沈淮,卻無疑又更真實。

    煙花很快就放完,成怡也不想深夜去沈淮的房間里跟他獨處,硬著頭皮敲房門把郁文麗叫醒起來。

    郁文麗聽著成怡的聲音,睡意正濃的爬起來開門,看到成怡穿著沈淮的外套站在過道,訝異的張開嘴,幾乎能塞進兩個雞蛋去。

    郁文麗睡袍里面什么都沒有穿,爬過來開門也是迷迷糊糊,露出大半雪白酥胸而不自知,成怡看到沈淮在郁文麗的胸口瞥了一眼,她趕忙把外套脫給沈淮,趕忙將郁文麗拉到房間里,將房門關上,說道:“剛才唐人街那邊放煙花,我到過道窗戶去看煙花,忘了把房卡拿出去”

    “我也要看煙花,”郁文麗走到窗戶邊,拉開窗簾,哪里還有煙花的蹤影,嬌嗔抱怨道,“我也要看煙花,你怎么現在才叫醒我啊,是不是怕我打擾你們獨處啊?”

    “胡說八道什么啊”成怡嗔道。

    “我哪有胡說啊,”郁文麗說道,“我怎么感覺他沒有你以前說的那么差勁啊,你以前打聽到的消息,到底靠不靠譜啊?”

    *****************

    國人還是習慣把春節視為九六年新的開始。

    大年初一剛好也是周末,沈淮陪同孫亞琳、成怡、郁文麗在倫敦游玩了一天。第二天,伍康杰夫婦及他的岳父母,又邀請沈淮到倫敦北區吃飯,但到年初三,沈淮與孫亞琳就離開倫敦,秘密趕往伯明翰。

    而在此之前,趙治民、韓文濤等人,就以學術交流、外派學習的名義已經在伯明翰住了一段時間。

    沈淮與孫亞琳到伯明翰后,周知白、宋鴻軍與邵征以及戴維.艾倫也隨即從國內趕過來匯合。

    沈淮調到崳山之后,沒有帶什么人在身邊。邵征他妻子錢文慧在梅鋼擔任副總,他在體制發展的起點太低,眼下也實在沒有必要死掛住公職不放,他年前就正式辭去公職,暫時到眾信投資旗下掛了一個職務,有什么事情也方便行動。

    沈淮在伯明翰住了半個月,與飛旗實業、西尤明斯工業集團談妥合作的大框架,他就飛往巴黎,與外公沈山及孫啟善等人見面。

    也沒有機會再跟成怡見一面,沈淮就從巴黎獨自飛回國內,只是在巴黎機場,給成怡打了一個電話告別。

    在國外停留的時間比之前預計的要長一些,沈淮也就沒有時間在燕京多作停留。

    二月十一日上午回到燕京,褚強開車到機場來接他,沈淮在老爺子那里吃了一頓中飯,把他從國外帶回來的一些紀念品分送出去,下午就直接讓褚強開車送到火車站。

    下午五點鐘,沈淮檢票上車。

    到月臺上車時,站在車廂門口的列車員會再次檢查票據,沈淮也是排在隊伍里,輪到他時,就把車票遞給去,等著列車員放他上車。

    列車員接過沈淮遞過來的車票,看了好幾眼,說道:“你的車票有問題,你到旁邊站著,不要影響其他乘客上車。”

    沈淮只能在其他乘客異樣的眼光里,乖乖的站到一邊,他不知道是褚強代他買的火車票真有問題,還是眼前這位列車員借故找他的麻煩。

    待其他乘客都上車后,列車員才讓沈淮站過來,瞅著他的臉看,問道:“你真不認識我了?”

    沈淮笑著說:“哪能啊?我怕你不認識我了,怕你把我當流氓打,我才沒敢主動跟你打招呼;沒想到讓你對我先耍流氓了”

    說來也巧,沈淮還是在看到列車員陳美紅后,才意識到他這次跟崔向東偶遇的那次,坐的是同一趟列車。

    列車員陳美紅,臉蛋還是那樣的甜美,充滿青春氣息的身體,叫墨綠色的制服襯托得婷婷玉立,誘惑著人直想將她這身制服扒下來。

    雖然火車上每天都會發生各種各樣的事情,能遇到各種各樣的人,但陳美紅怎么都忘不了前年火車上遇到的那個給別人稱作“沈書記”的青年。

    即使不知道對方是怎樣的一個人,不知道他的名字,不知道他在哪里工作,不知道他有沒有結婚,有沒有談女朋友,但在枯燥無味的列車生涯中,期待跟能再一次偶遇,卻成為陳美紅心里深處的一個不那么明亮,卻又從未熄滅的夢。

    聽著沈淮開玩笑的話,陳美紅的臉蛋卻莫名的羞紅起來,她知道再次分別后,不知道隔一兩年還有沒有再想今天這般偶遇,看了他一眼,問道:“這樣對你耍流氓不好嗎?”

    看著陳美紅美麗而大膽的眼睛,看著她的媚眼如電,沈淮也禁不住的心頭激蕩。

    他雖然對眼前這個漂亮女孩子,印象不是特別的深刻,但沒有哪個男人在旅程上不期待能有一場仿佛春夢繁華的艷遇,何況對方又是這么青春亮麗且又主動的女孩子?

    沈淮笑道:“我長這么大,一直都是我對別人耍流氓,一時間還有些不大適應。要不,我們重新檢一回票,讓我適應適應?”

    陳美紅嬌笑美顏,橫了沈淮一眼,正要與沈淮上車,就聽見有人從后面跑過來,邊跑邊喊:“沈書記,沈書記”

    沈淮回過頭,看到褚強急喘吁吁從月臺那頭追過來,還以為發生了什么大事情,叫他中途又折回來,問道:“發生了什么事情?”

    褚強跑得接不住來,一時間話都說不出口,直接手指著后面,叫沈淮自己看。

    沈淮探頭看過去,卻是譚珺氣喘吁吁的跟在后面,跑捂著肚子直叫:“跑斷氣了,跑斷氣了,你的手機怎么沒有開機啊?”帶喘氣的嬌聲嗔怨,聽在耳朵里卻是百般宛轉。(未完待續)

本文網址:http://www.rjmpf.icu/book/136/126398.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m.biquw.com/book/136/126398.html 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熱門小說:官運官場之風流人生邪王追妻:廢材逆天小姐超級強者官門天命凰謀奶爸戲精全能閑人九陽神王花都絕品狂醫

足彩任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