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彩任9|澳客足彩网
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官場之風流人生 > 第三百二百十一章 你冷我熱

第三百二百十一章 你冷我熱

新書推薦:都市邪醫被電了以后總裁的霸道專制:寵你上癮我就是富豪殊愛神級藥神不死教授危稽四伏天陰眼我的愛情要精彩

    (感謝錫馬奇莫兄弟熱情的捧場!!)

    老一輩人物多習字,崇尚書法,宋喬生的書房里也是紙筆墨硯皆全。

    沈淮鋪紙提筆醮墨,看著窗外,他小姑站在院子里打電話,或許是在問劉雪梅跟成怡怎么還不過來。

    沈淮能背誦如流的詩賦也不是特別多,寫的詩賦太短不成,要是字寫完了,成怡還沒有過來,豈不是大家臉上都難堪?他沒有怎么練過草書,但是寫行書的速度也快,還是只有寫隸書能拖延時間。

    沈淮先在心里默了一遍曹操的《短歌行》,才落筆于紙;老爺子、成文光、宋喬生、宋建、宋鴻軍、唐建民、宋鴻奇等人就站在旁邊看他寫字。

    沈淮落筆觸紙從容不迫,似乎要把所有的意態融入字中。

    旁人多少能欣賞得來書法其趣,看得津津有味,也不覺其慢:

    “對酒當歌,人生幾何;譬如朝露,去日苦多;慨當以慷,憂思難忘;何以解憂,唯有杜康;青青子衿、悠悠我心;但為君故,沉吟至今;呦呦鹿鳴,食野之萍;我有嘉賓,鼓瑟吹笙……”

    沈淮寫到“明明如月”時,感覺眼前光線稍暗,抬頭就見成怡幾乎是給她媽推著才肯走進書房來。

    沈淮朝著昨天在崔家遇到的劉雪梅微微一笑,打招呼道:“劉阿姨,你們過來了?”

    但見成怡俏臉如霜,沈淮也只當是跟她第一次見面,主動的問候道,“你就是成怡吧,我是沈淮……”他見成怡的眼睛里沒有他所想象的震驚,心知小五應該已經跟她說過他的身份。

    謝芷也從劉雪梅身后走進書房來,瞥目看到沈淮手里提著筆,才知道他們一群男人擠在書房里除了閑談還兼著看沈淮做書法表演——她之前并不知道沈淮寫有一手好字,但看萱紙上的數行隸書古樸拙然,筆鋒直透紙背,暗暗心驚:這個不學無術的家伙,什么時候能寫這么好的一手字?

    “你別看到美女就忘了正事,該是你的跑不了;我們都還餓著肚子,就等你寫完字快吃飯呢。”宋鴻軍催沈淮快把字寫完。

    “啊,‘明明如月’接下來是什么?給你一大打岔,筆在手里就忘了接下怎么寫了?”沈淮拍著腦袋,一時間提筆忘字,問宋鴻軍接下去怎么寫。

    “老爺子、成叔、我爸他們都盯著你看呢,你這個都能賴我頭上來,那可真是冤枉死我了,”宋鴻軍笑著去拍沈淮的頭,看向成怡,說道,“成妹妹,你把沈淮弄忘詞了,這個可也得你來負責!”

    成怡聽宋鴻軍說得這么直白,心里是愈發的不高興,但見沈淮斂著眼眸子看著她,似乎有考較她的意思,她也不甘心示弱,說道:“下一句是‘何明可輟’,再接下去,我也不會了……”

    沈淮接著“何月可輟”,很快的將整首《短歌行》寫完。

    老爺子走到書桌,撐著桌子邊緣,把整首《短歌行》仔細端詳了一會兒,評價道:“后面寫急了,看來真要叫小成來負責……”

    老爺子都這么說,大家哈哈大笑,都笑成怡出現后,把沈淮的心思給鉤了過去。

    成怡滿臉通紅,低著頭不吭聲——或許在別人眼里會以為她給大家說得不好意思,才羞紅了臉;沈淮倒是能準確的知道成怡是給大家說急紅了臉,偏偏這場合又容不得她解釋。

    沈淮跟著大家傻笑,只當是他的心思真給老爺子一言說破。

    吃飯時,大家也是硬把沈淮跟成怡湊到一塊兒坐——

    沈淮對成怡倒也沒有什么感覺,但他心里知道,現實需要他為梅鋼爭取更多的發展時間跟空間,需要他向這種政治聯姻低頭,需要他向宋家表現順從。

    故而即使這樁婚事最終談不成,沈淮也希望是成怡主動提出拒絕,這樣板子才不會落到他頭上來,說不定還能從宋家撈到些安慰獎勵,以補彌他給拒絕的“傷心”……

    他一晚上都假癡不癲,對成怡表現得相當的熱心,有話沒話的找著成怡瞎扯,好像是完全給她的姿色迷倒,還搜腸刮肚的說了好幾個笑話來逗她開心。

    成怡擰不過她爸媽,但對沈淮也是愛理不理,有時候實在不想回答沈淮的問題,就歪著頭,盯著他的臉眨眨眼睛,“嗯”、“啊”就糊弄過去;對沈淮的笑話也不感冒,仿佛是沈淮永遠都不可能撓中她的g/點。

    大概也是漂亮女孩子有的特權,成怡這副愛理不理的神態,偏偏也叫人覺得她憨然可愛,并不顯得特別的冷淡,這一頓飯倒也吃得融洽熱鬧。

    吃過飯,成怡就借口說昨天夜里看電視太晚,人現在很乏,想要先回去休息。

    沈淮看到小姑鼓勵的眼神,很主動的約成怡:“我后天就要回東華了;明天中午你有沒有空,我請你吃飯怎么樣?”

    成怡剛要找借口拒絕,就給她媽在背后掐住,只能勉為其難的說道:“那明天再說吧……”

    成文光一家告辭離去,沈淮也與孫亞琳一起先回他小姑家。

    一路上,宋文慧還不忘幫沈淮出約會的主意,說道:“現在女孩子都愛面子,講究個情調,我等會兒打電話給鴻軍,讓他明天把他那輛凱迪拉克借給你用一天。還有,你明天挑餐廳可不能隨隨便便,最好是去吃西餐,說飯也方便,也有情調……”

    “媽,你也真是瞎操心啊!說到談戀愛,你跟爸兩人加起來,都不夠沈淮綁起一只手對付的。沈淮還用得了你來教他?你那點水平,還不如大姨呢。大姨好歹也搓成了幾對,你有什么成績能擺出來啊?”宋彤取笑她媽。

    “沈淮跟成怡要是成了,那就是我的成績。”宋文慧笑著將女兒推開……年初三大家都要去大姑媽宋英家吃飯,只有沈淮有約會重任,可以缺席。

    也不知道是不是小姑夜里專門打過電話給宋鴻軍,第二天一大早,宋鴻軍就把他在北京開的那輛凱迪拉克送過來。

    早晨起來,沈淮就坐在院子里曬著太陽看書,等到十點半鐘才給成怡打電話,說吃飯的事情——也不知道是不是給她父母開導過,成怡在電話里倒沒有拒絕,讓沈淮開車過去接她。

    宋鴻軍的車上備齊了各種通行證,沈淮毫無障礙的直接把車開進燕京市委大院里,將車停在三號樓前。

    初次上門,他也提著給成文光、劉雪梅夫婦拜年的禮物,按過門鈴,聽著蹦蹦跳跳的腳步聲,心想成怡總不可能這么高興的走出來歡迎自己,劉雪梅也不可能這么失態。

    待門打開,意外的看到小五清麗的臉蛋探出來,朝著他笑:“你真是好積極啊,打過電話還沒有過一刻鐘……”

    “你怎么在這里?”沈淮疑惑的問。

    “怎么,是嫌我當電燈泡,”小五歪著頭,笑盈盈的看著沈淮,說道,“那我可以回去好了……”

    沈淮心想應該是成怡無法拒絕,又不想跟他單獨約會,才想著把小五拉過來墊背——看著小五天真清純的臉蛋,沈淮心里倒也是松了一口氣:

    要不是情勢使然,他又何苦硬湊到冷冰冰的成怡身上討沒趣?有小五陪著吃飯,那真是再好不過了。

    “我沒有嫌你當電燈泡,我只是怕你胃口太大,把我錢皮給吃瘦了……”沈淮笑道,探頭往里看了看,就見一個保姆模樣的中年婦女探頭看過來,沒看到成怡,也沒看到成文光跟劉雪梅夫婦在家。

    成怡好像是故意考較沈淮的耐心,在房間化妝化了有一個小時,還是小五三拉四拖才姍姍出來。

    昨天長輩都在,成怡還不太敢太給沈淮臉色看,三五句話里多少也要給沈淮一個笑臉。今天雖然被迫答應沈淮的約請,但沒有其他人在,她就索性寒著臉,壓根兒就不理會沈淮,出門上車后也只跟小五悄悄說話,純粹把沈淮當成今天負責開車的司機跟吃飯付帳的跟班。

    沈淮知道成怡是想他主動的知難而退,他又怎么會如了她的意?

    就算是演戲,也不過再多演一天而已,明天沒有飛機,他就坐火車經徐城回東華去,之后就可以眼不見為凈。

    在王府井附近挑了一家西餐廳,入座點餐,看著成怡還是一副愛理不理的模樣,讓小五夾在當中頗為為難,沈淮也有意逗她。

    服務生把他點的西冷牛排端過來,沈淮有條不紊的拿著刀叉將牛排切成小塊,堆在小盤子角上。

    小五看著沈淮將牛排切成小塊,卻是不吃,疑惑的問他:“你做什么啊?”

    沈淮招手喊來服務生:“同志,你能不能幫我盛碗米飯,再拿雙筷子過來?”又一本正經的跟小五抱怨,“都說這家西餐廳高檔得很,一整塊肉煮好端上來,還要客人自己動手切好,我真沒看出哪里高檔來?”

    前腳剛要走的服務生聽到沈淮這話,腳底一打滑,“叭”的摔了一個四腳朝天——成怡嘴里正嚼著一口意粉,終是沒有忍住,“撲哧”一聲都噴沈淮的臉上;看著沈淮臉上掛著的意粉,小五抱腹笑得差點要滾到桌子底下去。

    沈淮還一本正經的跟成怡說道:“面條可以整根的吃,不用你特意幫我嚼碎了……”

    成怡這次是羞得滿臉通紅,又忍不住要笑,再也沒有辦法對沈淮繃著一張臉,只能先強忍住笑,忙拿出紙巾來幫沈淮把臉上的意粉擦去……q

本文網址:http://www.rjmpf.icu/book/136/126256.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m.biquw.com/book/136/126256.html 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熱門小說:官運官場之風流人生邪王追妻:廢材逆天小姐超級強者官門天命凰謀奶爸戲精全能閑人九陽神王花都絕品狂醫

足彩任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