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彩任9|澳客足彩网
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官場之風流人生 > 第二百六十八章 弱國寡民

第二百六十八章 弱國寡民

新書推薦:神級藥神我就是富豪殊愛都市邪醫天陰眼不死教授總裁的霸道專制:寵你上癮我的愛情要精彩被電了以后危稽四伏

    沈淮坐周裕的車趕到南園,看到譚啟平的車先他們一趟拐進林蔭小道,他撇臉看向道側的花圃。

    見沈淮眉頭蹙緊、一言不發,周裕知道市里對山崎信夫到來越重視,梅鋼將要承受的壓力也就越大。熊文斌剛才打電話進來,也明說了趙秋華省長也很重視這件事,要確保富士制鐵的這個合資項目能談成。

    招待會場設在翠華樓,譚啟平他們看到沈淮坐周裕的車過來,先到停車場也沒有急著進去,等沈淮過來。

    沈淮剛推開車門下來,有一股寒風從翠湖上席卷過來,吹得他脖子一縮,裹緊風衣朝譚啟平、熊文斌走過來,說道:“這天氣又要降溫了,大家都該收拾收拾準備冬眠了,小鬼子倒跑得勤快……”

    譚啟平眼睛很平靜的看了沈淮一眼,沒有說其他話,只是溫和的吩咐道:“等客人過來,就不要再胡說八道了……”

    周裕沒有辦法學沈淮這般吊兒郎當的樣子,畢恭畢敬的跟譚啟平、熊文斌打招呼。南園賓館這邊,自總經理以下,一溜人已經站在停車場邊迎接譚啟平的到來。

    南園招收的服務員,都是周邊區縣的秀麗佳人,穿著面料高檔的制服套裙,在寒風里美麗動人。也許有個別人,青春靚麗的臉蛋也是格外的標致,但無人能及周裕的風姿綽約。

    周裕穿著咖啡色的呢子大衣,嬌嫩的臉蛋叫寒風吹得微微泛紅,卻愈發的明艷,蘇愷聞暗感當年市政府第一美人的稱譽倒不是白瞎眼了。

    雖然從表面上看周裕跟沈淮沒有什么瓜葛,而且唐閘區的招商工作歸周裕負責,沈淮得到消息后,坐周裕的車一起過來沒有什么不對勁,但蘇愷聞尤覺得沈淮跟周裕的關系,沒有表面那么干凈。

    翠華樓已經改裝了中央空調,走進大廳就溫暖如春。

    譚啟平就在大廳里將南園總經理喊到跟前,詢問招待會場以及晚宴的安排情況,到最后還是有些不放心,要親自去廚房檢查工作。

    熊文斌注意到沈淮眉頭微蹙,他也認為譚啟平是過于小心翼翼跟仔細,但他沒有辦法說譚啟平什么,只能跟著一起下廚房去檢查晚宴準備工作。

    凡市委書記參加的招待晚宴,南園這邊都不敢怠慢,廚房工作除了一些小毛病,沒有什么大問題。*

    不過,譚啟平回到大廳,還是就發現的小問題,嚴厲批評南園的管理層,要求南園立即做整改,臨了又問熊文斌:“現在還不知道山崎信夫先生的口味如何,接待晚宴現在只準備了中餐,是不是還可以準備日式料理,等山崎信夫先生到來后,由他來選擇?”

    “對,一定要讓山崎信夫有賓至如歸的感覺,我讓南園把準備工作做得更充分一些。”熊文斌除了這么應答,也沒有其他話好說。

    沈淮透過大廳北側的玻璃幕墻,看著給寒風吹得蕩漾不休的湖水……

    這時候市鋼廠顧同等人接到消息趕到了,走進大廳來,神情恭敬的走過來跟譚啟平打招呼,又對沈淮滿臉笑容,說道:“這次就要靠梅鋼要打主力了……”

    “我們梅鋼小破廠一個,哪里會叫小日本看在眼里?顧廠長你心虛不要緊,但也不能把我們推到前面堵槍眼啊……”沈淮笑道。

    顧同尷尬笑了笑,市鋼鐵雖然現在還能在產能上壓梅鋼一頭,但其他數據就根本沒辦法拿出來丟臉,故而給沈淮擠兌兩句也沒話可說。沈淮是什么脾氣,這一年多來,大家也都領教過了,顧同心里也知道,他要是想給沈淮臉色看,只會叫自己的臉更難看而已,對沈淮的話只能做冷處理。

    “又不是抗戰打日本鬼子,什么堵槍眼不堵槍眼的?”譚啟平臉色微沉,不慍不惱的說道,“這一次,梅鋼跟市鋼廠都要沖到前面當主力,你們都要全力以付的談下合資項目,市委市政府給你們當后盾……”

    “是,市鋼廠一定不會辜負市委市政府的信任。”

    顧同背臺詞的工夫一流,這么一句生硬的話,愣是給他說得聲情并茂——沈淮看著顧同笑起來眼角滿是魚尾紋的臉,一時也琢磨不透他內心真實的想法,心想他應該明白譚啟平堅持要市鋼廠參與進來的用意。

    趕著閘橋路五點多鐘的時間發生了一起車禍,梁小林迎接富士制鐵的談判代表從西面進市區的通道給堵死,要換一條路繞過來。

    譚啟平發了火,質問為什么沒有提前安排警車開道,打電話要闞學濤親自指揮,派人清出一道專用通道來。期間高天河打電話過來問富士制鐵談判代表的情況,譚啟平接過電話,把車禍堵路的事情拎出來,將高天河批評了一通。

    看著這一幕,沈淮也感慨譚啟平是已經有信心掌握東華的局面了,不然絕不可能公開的在電話里批評高天河。

    譚啟平在電話里批評高天河治理交通無能,沈淮注意到顧同的臉平靜無波,心里只微微感慨,人總是現實的,而在官場廝混日久的官員更是現實。

    譚啟平到東華履任已經一年,看上去沒有動作,但東華的確沒有幾個人會再去挼他的鋒芒了——這也許就是譚啟平過人之處吧,他甚至都不需要把高天河從東華擠走,沈淮心里暗想。

    富士制鐵的代表一時半會到不了南園,沈淮跟服務員要了一盒火柴,轉身到貴賓廳外面的過道里抽煙去,依著窗子,看著湖水蕩瀾的風景。

    看著熊文斌走過來,沈淮將煙跟火柴遞給他。

    熊文斌點上煙抽了一口,聽到沈淮嘴里很輕的吐出一個詞:“小國寡民。”他知道沈淮對譚啟平的過度小心跟緊張很不滿,他本不該夾在沈淮與譚啟平之間說什么,想了想,還是說道:“國大不強且民弱,終究是我們要迎面而上的事實……”

    “的確,小日本的人口只有中國的十倍之一,但經濟總量卻是中國的**倍,攤算人均的話,更是中國人均的**十倍——這個差距實在是太大了,也難怪日本鬼子跑到哪里都趾高氣昂,也無怪乎我們人窮志短……”

    沈淮依欄桿而立,將煙圈吐在玻璃上,誰能想象一個十二億人口的大國,經濟總量甚至都比不上人口只有五千萬的韓國,地方官員又怎么可能會有強國心態跟底氣?

    “梁市長跟富士制鐵的代表已經到南園了,譚書記要你們一起出去迎接一下。”蘇愷聞走過來喊熊文斌跟沈淮下樓去迎接人。

    熊文斌隨手將煙掐滅,沈淮則將煙夾在指間。

    對沈淮這個細微動作,蘇愷聞也只是呶呶嘴,不說什么。他不明白梅鋼到底有什么特別之處,但日本人這次明顯就是沖梅鋼來的,沈淮自然就有他傲慢的底氣,譚啟平都不能說他什么。

    譚啟平已經先一步出了大廳,停在大廳外的門廊下等候車隊過來,看到沈淮手夾煙的走過來,眉頭微微一蹙,也沒有說什么,只是把沈淮喊到他身邊,問道:“富士制鐵這次直接把重量級人物派到東華來,應該還是有積極把合資項目建在東華的意愿的,梅鋼則有幾成把握?”

    “富士制鐵突然派山崎信夫過來談判,但就具體的要求,并沒有直接信息先傳來,我也不是很清楚這次能談到什么程度,”沈淮說道,“我本打算后天坐飛機去英國考察項目,已經跟區里請了假……”

    沈淮目前雖然升了副處級,但還沒有列入市管干部,他目前出國還只需要跟唐閘區報備就行了。

    譚啟平從周明那里知道沈淮要出國考察的事情,但不知道沈淮具體考察什么項目,這時候聽他提起來,說道:“出國考察項目的事,你讓其他人先去,你拖后幾天再走,跟富士制鐵的合資項目要緊,你要一直都頂在前面……”

    “行,我讓趙東先去英國,我遲幾天再走。”沈淮說道,他也怕自己去了英國,趙東他們沒有辦法頂住市委市政府所施加來的壓力。

    要是給顧同這伙人主導談判進程,鼓搗出一個不倫不類的合資方案出來,他回來后再據理力爭,反而會更被動,當然,要是最終談成的合資方案能對梅鋼有利,他也不會反對,大不了合資項目跟西尤明斯二手生產線引進項目,一起操作罷了。

    這時候車隊從林蔭小道拐過來,緩緩駛上翠華樓前的鋪石廣場,譚啟平健步從門廊臺階走下去,沈淮也只能隨眾人跟在譚啟平的身后,而梁小林則先一步下車,快步走到黑色禮賓車的側后,殷勤的打開車門:

    一個三十歲左右的青年,中等個子,臉頰削瘦,穿著藏青色的風衣,踏出車門的瞬間,眼睛凌厲的掃過譚啟平等人,而后才微微欠著身子,等待梁小林替他介紹。

    市鋼廠八十年代末,從富士制鐵引進一條成套的煉鋼線,后來這條線一直都是市鋼廠的主力線。沈淮當時全程參與了煉鋼線的引進、建設跟投產,也因此全面負責這條生產線的運作,對富士制鐵的情況頗為熟悉。

    富士制鐵就管理水平來說,確實要算得上一流,但內部論資排輩的情況依舊嚴重。山崎信夫能三十歲左右,就在富士制鐵擔任總經理室室長這樣的高層職務,除了能力過人外,家世背景也不可能一般。

    沈淮跟山崎信夫握手,見他有些過于凌厲的眼神在自己的臉上掃過,也是平淡待之,心里則在想,談判之前還是有必要讓孫亞琳托人打探一下這家伙的底細。(未完待續)

本文網址:http://www.rjmpf.icu/book/136/126194.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m.biquw.com/book/136/126194.html 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熱門小說:官運官場之風流人生邪王追妻:廢材逆天小姐超級強者官門天命凰謀奶爸戲精全能閑人九陽神王花都絕品狂醫

足彩任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