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彩任9|澳客足彩网
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官場之風流人生 > 第八十七章 交心

第八十七章 交心

新書推薦:超凡天賦情有獨鐘的男人這份喜歡有點甜影帝大人的獨家甜寵謀情似海:江先生請放手繼承千萬億萌妻難追:總裁爹地太難纏人精要修仙惡毒女配系統四目天師

    這邊喝了兩件啤酒,陳丹才從別處脫身過來,坐下來之前,把裝信封里的禮金都先退還給各人,說道:“楊總、錢廠長、汪廠長,平時都很照顧酒店,今天大家能過來捧場就好了,都還這么客氣……”

    沈淮看陳丹粉臉酡紅,想必是剛才應酬喝了不少酒。

    今天雖然是正常營業,但特意過來設宴捧場的人不少,沈淮不會出去應付,但陳丹不能擺姿態,怎么也要去應酬一番,敬一輪酒。

    好在大家都心知肚明似的,也沒有誰起哄鬧酒,叫陳丹輕松就脫身過來。

    汪康升剛要起身將沈淮身邊的位子讓出去,陳丹已經在對面、在小黎身邊坐下來,但看過來的眼眸子里自然而然的流露出情難自抑的媚氣,叫沈淮心旌一蕩。

    陳丹退還的的禮金裝在信封里,其他人不好意思當面拆;熊黛玲倒是單純些,看到信封裝回送出的兩百塊錢,嬌聲抱怨道:“嗨,我過來,我爸媽可是給我下任務的;陳丹姐,你這下子可要害我回家給罵了……”堅持把禮金遞給陳丹。

    沈淮說是要把兩百元以下的禮金都收下來,陳丹想著熊文斌是市委副秘書長,哪怕是正常的人情往來,收他家的禮金也不好,就把禮金裝信封里一起退了。

    “今天吃飯還要送禮啊?”沈淮夸張的問道,把熊黛玲手里的信封接過來,看了看,又掏出皮夾來,當著大家的面,拿出兩百塊錢塞里面,遞給陳丹,“老熊跟我的禮金,這個你是要收下來的……”又跟其他人說道,“我就是這個標準啊,你們以后誰家辦喜事啥的請我過去喝酒,不要嫌我這個標準低啊!”

    沈淮這么做,陳丹也就接下來;桌上有人看不明白,不過楊海鵬、趙東、汪康升幾個,也都明白沈淮說的是什么,跟著哈哈一笑。

    有時候人情就是這樣,一分禮金都不收,就拉不近關系;收了禮金,彼此之間就覺得存在有人情,關系才不會繃得那么緊。

    熊黛玲就想著回去不給她爸媽埋怨,見陳丹收下禮金就算順利交差,高興的說起黃昏時在沈淮辦公室里看到那疊照片,說道:

    “還真想不到,沈淮還挺會拍照的;我學校有個攝影協會,一個個都拽得不行,但我看他們都比不上沈淮呢,”又側過臉來問沈淮,“我改天跟我姐想拍專業點的照片,找你作攝影師,行不?”

    “……”沈淮想說行,眼睛余光看到陳丹飛眼望過來,藏著戲謔的笑,臉上的飛紅更艷,眼睛里有著說不出的媚氣,心知她準是又想到那些壓箱底的女人體照片上去了,沈淮咳嗽了兩聲,跟熊黛妮說道,“我那兩把刷子,可不會拍人像,你不要擠兌我……”

    “你該不會專找陳丹姐給你做模特吧?”熊黛玲問道。

    “……胡說八道的,哪個要給他當模特?”陳丹還想著那些在箱子底翻到的照片,見熊黛玲突然扯到她頭上來,忙不迭的否認,心想著絕對不能讓沈淮有拍她光身照的念頭。

    沈淮求饒道:“我拍狗還成,拍人完全不成;你們就饒過我吧……”

    聽沈淮拐著彎罵人,陳丹橫了他一眼,臉上的酡紅深染,連耳根子都紅了一片;熊黛玲也罵沈淮狗嘴里吐不出象牙,不再提拍照這事。

    總不成在外人眼前**弄笑,沈淮忙將話題岔開到別處去,繼續喝酒吃菜。

    吃過飯,邵征、錢文惠負責將喝了不少酒的汪康升送走;熊黛妮、熊黛玲姊妹也喝了不少酒,但周明還是有心想跟沈淮他們繼續湊在一起,不焦急著回去,移到臨河的棋牌室里打牌說話。

    周明今天也是十分興奮。

    他現在擔任計委辦公室副主任,特別大的油水沒有,畢竟又掌握不了多大的實權。不過隔三岔五到下面企業開會,開會資料下通常會壓一只信封,所謂的專家費也就兩三百或者三五百,加上其他計委內部的小金庫私分,這個月下來,周明也能有三四千的額外收入。

    周明在此之前,還沒想到賺錢還有更簡單的方法。

    照這個月的形勢計算,海鵬貿易一年真要能做出六千萬的貿易出來,熊黛妮名下10%的股份,一年少說也能有二三十萬的分紅,顯然不是他當上計委辦公室副主任隔三岔五撈幾筆專家費、顧問費能比的。

    沈淮站在挑出的陽臺上抽煙,這會兒,河里漂上來的泥腥氣沒有那么重,空氣還算清新。看著楊海鵬跟趙東走出來,沈淮分了兩支煙給他們點上,見楊海鵬出來,手里還拿著他那只鱷魚公文包,知道他不把錢送出來,心不得安,直接跟他說道:“你不要把信封拿出來;說實話,我真要想錢,我能把梅溪鋼鐵廠變成自己的,還差你每年給我幾十萬?”

    楊海鵬尷尬的笑了笑,他知道沈淮說的是實情:

    就在三個月前,梅溪鋼鐵廠已經陷入連工資都發不轉的困境了。沈淮有譚啟平撐腰,直接將鋼廠關停清算,然后以私人的名義把盤子接過來,根本就不用花多少代價——沈淮真要想撈錢,就應該這么做,而不是在產權沒有轉移之前,就花這么多的心思,把鋼廠從泥淖般的困境里拉出來。

    沈淮既然對總資產過億、凈資產有四千萬的梅溪鋼鐵廠都沒有動心思,還真不可能為他送過來兩萬塊錢動心,話說的也是不假。

    也許是見慣太多的勢利官僚,楊海鵬心里多少還是有些不踏實。

    楊海鵬的不安,沈淮還是能感受到的,又不能解釋什么,只是岔開去說道:“你賺你的錢,干干凈凈的,把事做漂亮了,不用擔心別人會饞你。你賺了錢,平時吃吃喝喝、玩樂什么,都花你的,也沒有什么,我們也心安理得;不過你也不要直接塞給趙東什么錢。我要是知道有這種事,我會直接踢你們出局……”

    趙東尷尬的笑了笑,說道:“我跟海鵬沒那么生分……”

    沈淮笑了笑,就先進屋去,有些事叫趙東跟楊海鵬私下里說說,能說得更透一些。

    趙東看到楊海鵬晚上遞給陳丹的那只厚信封,看著沈淮進去,笑著問道:“楊老板,你今個月到底賺了多少錢,出手這么闊綽?”

    “這兩個月能分到我手里的,凈的,能有二十萬。”楊海鵬跟趙東也不生分,把實數告訴他。

    “乖乖……”趙東能大體知道個數,知道鵬海貿易的業務量拉上來,也就是這個月的事。

    市中房在工農路東新建的天潤小區,有一部分房源對外出售,才七百多一平,一套三室戶的房子,八十幾個平方,只需要六萬塊錢。在九三年東華市一個月凈賺十幾二十萬,是一個普通人想都不敢想的數,也難怪楊海鵬心里不踏實。

    “你也知道,要沒有沈書記幫忙,壓根兒就沒有鵬海貿易什么事,咱做人不能太虧心,是不是?”楊海鵬說道。

    “你也不要多想了,沈書記把話都說清楚。他真想摟錢,十幾二十萬、一百萬兩百萬,根本就不在他眼里。他是想做事,想在仕途上有發展,咱幫著做事做漂亮了,這個比什么都強。”趙東幾乎整天都跟在沈淮的身邊,看得也更透徹一些。

    “這年頭既想往上爬又想撈錢的官員見多了,還真是有些不適應呢,”楊海鵬有些尷尬的笑了笑,又出自肺腑的說了一句,“沈書記呢,從今天起,我是真服他!”又跟趙東說道:“對了,你跟肖明霞要結婚,還沒有婚房呢,找借條借錢給你,總成吧?”

    “你老老實實的給我把這頓飯的錢結了,想拿金錢來腐蝕我,門都沒有,”趙東笑瞪了楊海鵬一眼,又說道,“鋼廠效益,年底就有獎金發;還有一個,明霞他爸媽也同意,可以先把婚結成她家里,不著急搬出去。”

    “不會吧,明霞她爸媽怎么就轉變性子?”楊海鵬神情夸張的問道。

    南園那天發生的事情,畢竟是家丑,趙東、沈淮都不會在別人提這事,楊海鵬自然也不知道。

    趙東笑了笑,也不得不承認,沈淮的出現,給大家都帶來極大的改變,他仿佛有一根帶魔力的金手指,從老熊、周明,再到他跟楊海鵬,以及陳丹、小黎,這么多人的人生,都因為他而改變。

    *****************

    沈淮走進棋牌室,看到郭全跟何月蓮也在。

    郭全吃過酒,過來打聲招呼再走,很正常;只是何月蓮這股子糾纏勁,叫人頭痛——

    沈淮細想何月蓮承包接待站這三年吃相是有些難看,但看接待站的諸多細處,也不得不承認她很有些經營頭腦,心想:都說內舉不避親,外舉不避仇,關鍵是何月蓮對他不會有什么實質性的威脅,想著把供銷社交給她試試也無妨。

    “何經理,你過來一下?”想到這里,沈淮喚了一聲何月蓮,就先走近隔壁的棋牌室。

    陳丹堅持把禮金退了回來,何月蓮也沒有當場數,以為錢全退回來,當時心里就涼了,只當承包供銷社的事黃了——承不承包供銷社還是其次,她更擔心沈淮擺明這樣的態度,她以后想留在梅溪鎮都困難。

    何月蓮不甘心這樣就給踢出局,郭全吃過酒要過來跟沈淮打聲招呼再走,她死皮賴臉的跟過,這時候沈淮喚她過去單獨說話,她也豁出去了……

    郭全他們也只當不知道;唯有熊黛玲好奇的探了探頭,跟她姐咬耳朵問:“這女的是誰,剛才還在沈淮的辦公室里看到她呢;人長得真有味道啊?”

    鵬海貿易設在梅溪鎮,熊黛妮每天都坐公交車來上班,對梅溪鎮的情況也差不多摸清楚了,知道何月蓮的身份。

    撇開何月蓮的尷尬身份不提,單就以女人欣賞女人的目光來說,何月蓮有著普通漂亮女人不及的風情跟嫵媚,也實難想象一個都快四十歲的女人,還有這種魄力。

    周明剛才眼睛就克制不住的朝那女人身上瞟了好幾眼,熊黛妮心里都老大不高興。

本文網址:http://www.rjmpf.icu/book/136/126012.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m.biquw.com/book/136/126012.html 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熱門小說:官運官場之風流人生邪王追妻:廢材逆天小姐超級強者官門天命凰謀奶爸戲精全能閑人九陽神王花都絕品狂醫

足彩任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