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彩任9|澳客足彩网
筆趣閣 > 科幻小說 > 天才相師 > 第四百三十一章 真情流露

第四百三十一章 真情流露

新書推薦:末路不孤我又不會愛人了怎么辦快穿系統之顛倒眾生天道因果列車輪回重生之絕世高手混花都行尸腐肉快穿之萬界博物館末世之人類再進化諸天萬界之一腳公子

    第四百三十一章真情流露

    在胡鴻德看來,動物就是動物,他們不可能產生像人一樣的智慧,他還不信這小家伙能辨別出貂皮的味道,如果不是葉天堅持的話,他一準會將那貂皮大衣給帶來的。

    所以此刻看向毛頭的時候,胡鴻德心中頗有幾分不以為然,同時也用自己那老獵人的目光打量著毛頭,這身雪白的毛發倒是不錯。

    “行了,毛頭,別搗蛋,這是老胡,你認識下!”

    葉天將毛頭從肩膀上拉了下來,這小東西每次提出抗議的時候,總是把自己的頭發搞得像雞窩一般。

    “嘰……嘰嘰!”

    毛頭歪著腦袋看了一眼胡鴻德,忽然渾身毛發炸起,口中尖利的叫了起來,聲音凄厲之極,縱身就向胡鴻德撲了上去。

    “靠,就知道你小子不省心!”

    葉天反應極快,在毛頭發出尖叫的時候,就一把捏住了它的脖子,轉臉看向胡鴻德,怒道:“老胡,把你的殺氣收起來,不然被它抓傷了,我可不管!”

    “我……我也沒對它起殺心啊!”見到自己如此不受歡迎,胡鴻德悻悻的說道,同時將自己的氣息收斂了起來。

    在被那怪異石頭凍僵了被葉天救治了之后,胡鴻德不光體內隱疾被消除掉許多,功力也是精進了不少。

    葉天這幾日也傳了他一些內家吐納和收斂氣息的功夫,現在胡鴻德要是和孟瞎子對上,絕對不會再吃上次那個虧了。

    看到胡鴻德臉上不以為然的樣子,葉天沒好氣的說道:“老胡,你別不服氣,毛頭要是抓上你一爪子,保證你兩個小時都甭想動一下。”

    毛頭的爪子上帶有一種可以麻痹人中樞神經的毒素,雖然不至于讓人喪命,但卻可以使人瞬間失去抵抗力,隨著毛頭吞食掉那條金剛王眼鏡蛇之后,這種能力也是越來越強。

    “我能被它抓住?長白山那么多野獸,沒一個見我不怕的!”胡鴻德不以為然的搖了搖頭,他自小修習的就是鷹爪功,專門克制這些動物。

    而且他殺了無數山中生物,身上那股煞氣極重,除了前幾日所見的那條黑蛟之外,長白山的猛獸哪一個見了它不是狼狽逃竄的?

    “老胡,可勁的吹吧,見到黑蛟時你怎么不說這話呢?”葉天似笑非笑的看向胡鴻德,這老頭當時那模樣和受驚的兔子差不多,要多小心有多小心。

    “它和蛟龍能比嗎?”胡鴻德不服氣的嘟囔了一句。

    “再過幾十年,毛頭未必就比黑蛟差!”

    葉天瞪了胡鴻德一眼,毛頭雖然不如黑蛟那般能吸收天地精華,但它現在也在有意識的吸納靈氣,早晚一天會走上和黑蛟相同的道路。

    伸手安撫了一下毛頭,葉天說道:“毛頭,老胡是客人,別鬧了,回頭給你搞點好吃的!”

    聽到葉天的話后,毛頭沖著胡鴻德揮舞了下爪子,炸起的毛發卻是消退了下去,它能感覺的到,面前這人身上煞氣極重,不是個善茬。

    “嘰嘰……嘰嘰!”

    毛頭鼻子突然嗅了嗅,一下竄到葉天肩頭,伸出小爪子將葉天胸口處的皮囊給拉了出來,沒待葉天反應過來,就將那石頭掏了出來。

    讓葉天都有些難以抵御的那股寒氣,在毛頭看來卻是大補之物,小家伙掏出墨石之后,竟然歡喜的叫了起來,兩只爪子緊緊的將它捧在胸前,眼中居然露出一股陶醉的神情。

    “葉……葉天,你……你那話我信了!”毛頭的這個舉動讓胡鴻德看得目瞪口呆。

    要知道,他當初僅僅是碰了一下這塊墨石,就差點被凍斃掉,而毛頭卻是將其整個抱在了懷里,這高下立馬分了出來。

    “可能動物對這寒氣的抵御能力更強一點吧?”

    看到毛頭這般寶貝的模樣,葉天也不怕它摔壞了墨石,看向胡鴻德說道:“走吧,把東西搬進去,大師兄估計在里面等著呢!”

    “咦,葉天,你這院子有些古怪啊?空氣要比長白山中的還清新?”

    拎起箱子往里走了幾步,胡鴻德感覺到了四合院的不同,對于他這樣久居山里的人而言,對身邊環境的變化十分的敏感。

    “那當然了,也不看看誰住的地方?”

    葉天給胡鴻德講了一下這個陣法,帶著他繞過前院的垂花門,走到中院后,一眼就看到正在伺弄花草的茍心家。

    “大師兄,我回來了!”葉天將手中箱子往地上一放,拉過胡鴻德,說道:“大師兄,您看,我把誰給帶來了?”

    “聽到毛頭叫我就知道是你回來了,這小子也就見你會如此親熱。”

    茍心家剪花的剪刀放在一邊,看向胡鴻德,笑著說道:“我離開大陸已經這么多年了,這位小友應該是故人子弟吧?”

    雖然胡鴻德已經是須發皆白,茍心家是何等眼力,一眼就從他體內氣血上判斷出了年齡,不過對胡鴻德的身份,卻是沒能認出來。

    要知道,當年茍心家見到胡鴻德的時候,他只不過是個**歲的孩子,這五六十年過去了,胡鴻德的相貌也發生了極大的變化。

    “老叔,我……我是德娃子啊,您……您不認識我了?”

    胡鴻德此時早已將手中的行李扔在了地上,推金山倒玉柱般的雙膝跪倒,重重的一個頭磕了下去,聲音哽咽的說道:“老叔,德娃子給您磕頭了!”

    江湖人最重情義,當年茍心家出生入死將胡鴻德帶出長白山,其后更是照料了他一個多月,這份恩情雖然已經過去了數十年,但胡鴻德沒有一日敢忘!

    再抬起頭來的時候,胡鴻德已然是老淚縱橫,膝行三步,來到了茍心家的面前,又是一頭拜了下去。

    “好漢子!”

    看著胡鴻德如此真情流露,葉天也是忍不住眼中含淚,當年江湖少年郎,此時銀發老年翁,但心中的這情義,卻是沒有減輕分毫!

    “德……德娃子?真……真的是你?!”饒是茍心家避世多年,道心早已修煉的古井無波,但是聽到胡鴻德的話后,身形也忍不住微微顫抖了起來。

    離開大陸那么多年,茍心家早以為昔日故舊都已化作黃土一缽,猛然見到往日的晚生后輩,他的心中也是激動不已。

    “老叔,是我,是我德娃子,沒想到,德娃子還能見到您!”

    胡鴻德是至情至性之人,從父親去世之后,就一人在支撐著這個家,眼下見到了長輩,壓抑在內心深處的感情全都流露了出來。

    “好!好!好娃子!”

    茍心家仰天說出了三個好字,聲音之響震得院中槐樹落葉紛飛,可見他此刻也是心情激蕩。

    “德娃子,男兒膝下有黃金,起來說話!”

    茍心家右手袖袍一拂,托在了胡鴻德的手上,胡鴻德那一米八多的大個子,輕飄飄的就被茍心家給扶了起來。

    抹了一把眼淚胡亂在身上擦了下后,胡鴻德臉上露出笑容,開口說道:“老叔,您快九十高齡了吧?這勁力真是沒得說!”

    茍心家出生于一九一零年,到現在已經是八十九歲了,不過他在山中常以黃精為食,加上麻衣一脈本就修的是性命,所以看上去不過六十出頭的樣子。

    茍心家拉住了胡鴻德的手,將他讓到院中石椅上坐了下來,笑著說道:“你這臭小子,當年讓你學道你不聽,家傳的術法也不愿意修習,眼下知道后悔了吧?”

    胡鴻德根骨極佳,原本茍心家是想將他收入麻衣一脈的,并且也和胡云豹溝通好了,等自己離開長白山的時候就把他帶到江南。

    只不過胡鴻德那時年齡雖小,性格卻很倔強,一來舍不得相依為命的老爹,二來他那會只對家傳的功夫感興趣,死活都不愿意跟隨茍心家離開。

    “老叔,我那會不是不懂事嘛,現在想學,卻是晚了啊!”

    胡鴻德長嘆了一聲,這人的際遇真的是很難說的,往往一件小事就能改變一生的命運,命理之所以難以推演,也正是源于此的。

    “老叔,您……你這胳膊怎么了?”

    剛才心情激蕩,胡鴻德一直沒注意到茍心家的左臂,可是眼下茍心家給他倒茶,卻是被他看到了那空蕩蕩的衣袖。

    “沒事,當年受了點傷,早都好了。”茍心家笑著擺了擺手,問道:“德娃子,我那云豹老弟,是何時歸去的?你……你把他的情況給我說說!”

    胡云豹的年齡是大于茍心家的,但當年茍心家救了胡云豹那一寨子人,兩人結拜的時候,他卻是尊茍心家為兄。

    茍心家當年在奇門江湖中相識無數,只是結拜為兄弟的,還真就是胡云豹一人,對這把兄弟的際遇自然很是上心的。

    “我父在解放后就重新躲到長白山去了,他老人家六七年故去的,臨終時還掛念著您老,讓我有生之年一定要找到您,給您養老……”

    說起往事,胡鴻德忍不住傷心了起來,即為當年抗戰殺敵的老父親,也為眼前失去一臂的茍心家!

    --

    ps:第二更,最后五天了,勝敗在此一舉,有月票的朋友們,還請支持相師,打眼繼續寫第三更,月票拜托大家了!

    。

本文網址:http://www.rjmpf.icu/book/100/77788.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m.biquw.com/book/100/77788.html 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熱門小說:天才相師靈異怪談我能隨意穿末世縱橫諸天的武者冒牌大英雄一切從超神學院雄兵連開始電影世界當警察電影世界大冒險影視世界當神探喪尸王系統

足彩任9